首页 > 配件中心

高收费高赔偿令娱乐业萎缩

文章作者:来源:www.xdlvod.com时间:2019-10-11



为什么购买组卡拉OK版权不好

●深圳市娱乐产业协会发布声明,建议暂停特许权使用费。

●许多娱乐场所声称,过高的收费威胁着该行业的生存

版权费适当多少?

深圳娱乐业“试水”团购卡拉OK版权遭遇失败!昨天,深圳娱乐业协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协会负责人在会上表示,他们曾两次到中国音乐着作权协会(以下简称“声音协会”)和中国音像着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声音收藏协会”)。发了一封信,要求通过团购来解决卡拉OK版权费的问题。因此,两会没有动,没有代表被派去与深圳谈判。

深圳娱乐产业集团购买卡拉OK版权费的议案预计会中止。深圳市娱乐行业协会昨天发表声明:我希望两个协会尽快发出谈判,并在达成合理优惠计划之前,协会建议会员暂时停止支付版权费!

收费情况:卡拉OK版权收费纠纷继续

中国的卡拉OK行业可以免费使用权利人的作品,这是版权侵权最严重的地区。为了保护知识产权,防止侵权传播,国家版权局于2006年发布了第1号公告,宣布卡拉OK版权使用费最高收费为12元/天,卡拉OK版权使用费为从2007年1月1日开始收集。

事实上,深圳娱乐业在保护卡拉OK知识产权方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据深圳市娱乐产业协会秘书长张晓坤介绍,早在2004年,深圳罗湖歌舞娱乐协会就代表深圳歌舞娱乐公司向“声音协会”支付版权费。约定的价格基于业务领域。音乐作品的版权支付标准费用为072元/天/平方米。这样,1000平方米的舞厅和舞厅每年仅花费约1万元。此费用得到了大多数商家的认可,因此在实施过程中会更加顺畅。

然而,这笔费用只维持了两年,音乐协和协会已开始重新制定征费标准。从以前的音乐作品集中,版权费改为MTV卡拉OK版权使用费,并添加了音乐。工作背景图像的使用费上调至每间房每天12元的上限。广东地区要按照每个房间每天10元的标准按照自己的情况收费。两个协会委托天河公司代为收费。

这一变化导致版税激增,KTV运营商抱怨。许多商家认为这笔费用太高,因此拒绝支付版税。后来,在深圳市娱乐产业协会等行业组织的积极协调下,音乐协和协会同意降低收费标准,即每间房每天8元。

但是每间房每天8元的费用只实施了一年多。商家的投诉再次淹没了深圳的整个娱乐业。根据协会的调查,深圳娱乐市场的经营环境相当糟糕。这些因素使深圳娱乐场所的营业利润远低于内地其他二三线城市,企业的经营状况难以实现。

由于商业环境不佳,中小型KTV无法支付高昂的版权费,而卡拉OK版权费在深圳再次陷入困境。

现状调查:高额费用和高额补偿使娱乐业萎缩

张晓坤告诉记者,目前,深圳娱乐场所的比赛很悲惨。原则上,每个营业场所都处于不饱和状态。根据合法使用版权的基本原则,使用费不需要支付。根据目前的要求,根据房间的实际数据,它不是8元/天/房的概念,而是平均每天20元到30元,如此高标准的收费,娱乐场所可以买不起。

许多KTV运营商的投诉证实了张小坤的声明。罗湖夜明珠宴会厅负责人舒水华向记者抱怨说,虽然他们有46个房间,但房间只能开到40%到50%。如果有一天能够取得六项成就,那就感觉很好,据他说,这是在娱乐业。这在同龄人中非常普遍。舒水华说,由于生意不好,许多同龄人别无选择,只能关门,或者选择改变职业。他也觉得他现在有点难以支持。如果他们按现行收费标准每年支付超过13万元的额外费用,他们真的会倒闭。

娱乐场所当然不能支付卡拉OK版权费。权利人,天宇唱片公司,华严国际公司及其他权利人先后向深圳娱乐场所发出法律信函。这些权利人以版权侵权为由向娱乐场所提起诉讼。根据“着作权法”的有关条件,地方法院继续接受诉讼当事人的诉讼,并判定每首歌的赔偿费在4000至9000元之间,并按照有关规定对娱乐场所采取强制措施。许多娱乐场所都付出了很高的赔偿金额。

曲玉玉说,龙岗吉盛酒店是最受起诉的娱乐场所。自2009年以来,它被起诉了8次。最近,它已提出赔偿60首歌曲,赔偿4000元/头。计算一下,吉盛酒店此时将面临24万元的巨额罚款。欢欢歌舞厅三次被起诉,被罚款近四十万元。最后,它选择在去年年初改变职业生涯。

张小坤说,高额的特许权使用费和巨额的补偿费已经威胁到了深圳娱乐业的生活条件。曾经在娱乐行业的许多企业要么选择关门,要么选择转换,这使得深圳娱乐业急剧萎缩。

寻找出路:提出团购模式以实现双赢

如何找到一个双赢的模式,不仅可以为新的权利人提供知识产权,还可以确保运营商获得稳定的利润? “团购模式是两全其美的选择。”张晓坤说,作为深圳娱乐业协会,我们必须尊重权利人的权益,客观地考虑业务中的实际困难。处理。我们希望行业协会能够协调和绕过第三方代理收费代理机构,并直接联系有关部门,直接向音乐协和协会支付版权费,形式是薄利多销,合理合法使用,大大降低版权运营成本,从而减轻企业的经济压力。

本着双赢的理念,深圳市娱乐场所行业协会从今年5月开始先后两次向音著协和音集协发函,要求避开中介代管组织,与音著协、音集协直接协商以团购方式解决卡拉OK版权收费难题。同时提出,在洽谈期间,暂缓对协会会员单位的版权诉讼,并承诺一旦谈妥团购,协会将会督促会员补缴版权费。

困难重重:行业协会主张暂缓缴费

音集协对深圳娱乐场所行业协会的来函进行了回复。音集协对深圳娱乐业以团购方式支付版权使用费的模式表示认同,认为这对权利人和使用人都是非常利好的结果。但是,双方就具体的协商方式产生了分歧,音集协拒绝了直接与深圳娱乐场所行业协会直接协商的请求,在复函中明确表示,他们已经委托天合集团及其子公司收取版权费并提供相关服务。深圳娱乐业版权费团购的具体事宜及相关诉讼问题,请深圳娱乐场所行业协会直接与广州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进行商谈。

张效坤认为,天合公司并不是权利人组织,他们没有权利与深圳娱乐场所行业协会这一使用人组织谈判;同时,天合公司是企业,其最终目的就是赢利,即使开展谈判也很难达成令双方满意的优惠方案。

眼看团购卡拉OK版权费的动议就要流产,深圳市娱乐场所行业协会情急之下于昨日发出声明:希望音著协、音集协两会尽快派出代表前来洽谈,而在合理的优惠方案未达成之前,协会建议会员暂缓缴纳版权使用费!

张效坤说,协会一直主张会员单位守法经营,合法使用版权,尊重权利人的利益,协会也曾多次组织会员单位学习版权合法使用相关知识,属下所有会员单位也都一致认为版权合法使用并愿意以合法的团购方式缴纳版权使用费。但是,现在收费标准过高,而接二连三的巨额赔偿费已经威胁到我市娱乐行业的生存,行业协会也是在无奈之下作此举动。

张效坤说,我们协会强烈呼吁音著协、音集协尽快派出代表对我市的娱乐行业现状开展调研,并根据调研实际情况与使用者代表展开协商,并共同制定出一个合理的双方可接受的团购优惠方案,以达到双赢效果。方案一旦谈妥,该补交的补交,若方案谈妥以后有商家拒交,协会也绝不姑息。